红楼梦免费听后40回 红楼梦23回林黛玉听牡丹亭

时间:2021-07-25 03:31:12 作者:admin 43869
红楼梦免费听后40回 红楼梦23回林黛玉听牡丹亭

红楼梦后40回是否真的存在?

曹雪芹所著小说原本名为《石头记》,共110回,前80回,和目前的《红楼梦》前80回基本相同,算是定稿。后30回则到曹雪芹去世前,仍在反复修改,是否最终定稿仍有争议,但确实肯定存在。

毕竟《红楼梦》第一回就白纸黑字写道:曹雪芹“披阅十载,增删五次,纂成目录,分出章回”,是有此书,而《风月宝鉴》《金陵十二钗》都可能是曹雪芹的初稿名。

【空空道人听如此说,思忖半晌,将《石头记》……从头至尾抄录回来,问世传奇。从此,空空道人因空见色,由色生情,传情入色,自色悟空,遂易名为情僧,改《石头记》为《情僧录》。东鲁孔梅溪则题曰《风月宝鉴》。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,增删五次,纂成目录,分出章回,则题曰《金陵十二钗》。】

特别是曹雪芹好友,笔名为“脂砚斋”在前80回的附带批注中,透露了许多80回之后的剧情,说明他是肯定看过完本的全书稿件的。

清朝乾隆时期,文字狱规模达到史上登峰造极的地步,乾隆皇帝更制造了多起大案,被凌迟处死、满门抄斩者不计其数。在这样的文化恐怖气氛中,曹雪芹也确实不敢轻易将后30回公诸于众。

曹雪芹出身的江宁织造曹家,其曾祖母孙氏是康熙帝的乳母,其祖父曹寅是和康熙帝一起长大的发小、宠臣。

江宁织造:曹寅

曹寅的女儿,曹雪芹的姑母还被康熙帝特旨“抬旗”,成了满清\"铁帽子王\"之一平郡王府的正妃。(即书中“凤藻宫尚书”贵妃贾元春的原型)

然而这个也曾煊赫一时的家族,却牵涉到康熙末年的诸皇子争夺帝位的“九龙夺嫡”之争。其姻亲苏州织造李氏家族,是皇八子、廉亲王胤禩和皇九子胤禟的党羽,在雍正帝胤禛上台后,当然被抄家论罪,就此破败。

而曹氏家族同样因此被牵连,其世袭了三代四任的江宁织造要职,也必然要让位给朝中新贵。

此前曹家多次负责“接驾”康熙帝南巡,因此亏欠了大笔国库银两,这些明明花在皇帝身上的银子,却不能由国库或者内务府负责,以免有伤大清皇帝的“圣德”,都要着落在他一族身上慢慢偿还。

因此雍正帝就理直气壮地以追缴国库亏空为理由,将曹府罢官抄没,曹雪芹的叔父(也可能是生父)、继任江宁织造曹頫,被枷号示众。

雍正帝:爱新觉罗·胤禛

此时,雍正帝尚且还念及康熙帝和曹寅母子的过往情分,算是留了余地,给曹家留下了十余间房产。曹家在平郡王府等亲友接济下,尚可度日。

等到乾隆帝即位后,将废太子胤礽之子、理亲王弘皙一党肃清,曹家又因为和弘皙有交情,再受池鱼之灾,族人各自星流云散,一个大家族就此消亡。曹雪芹也从锦衣玉食的贵公子,沦为犯官罪人之后裔,彻底沦入市井平民之列。

因此,曹雪芹半自传体性质的《石头记》(《红楼梦》),如果说前80回书,粗看上去不深究,写的主要还可是大观园里贾宝玉和他那些姐姐妹妹的情爱纠葛,诗词联话;虽不是圣贤经义,却也无伤大雅。

那么后30回直接写贾府如何被抄家,书中人物一一坠落尘埃,众多女子如何“千红一哭,万艳同悲”,就势必要写到封建王朝的高层政治斗争,是如何殃及池鱼,这当然犯了天大的忌讳。

《红楼梦》作者:曹雪芹

为了这部书的生死存亡,曹雪芹几经易改,终难最后定稿,也就再正常不过了。

如不直抒胸臆,而变成一部给封建皇朝藻饰太平的情爱小说,他又怎能甘心?可若是秉笔直书,触怒文禁,书被查禁抄没,再难流传,牵连自己亲友、曹氏族人,皆要惨遭灭门之祸,他又怎会忍心?是以左右为难,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,仍难决断。

当时的清朝,地方官僚但凡查办“敏感书籍”不利者,被乾隆帝抄家杀头者不计其数。因此官员们愈加防微杜渐,正所谓“有杀错无放过”。

如曹雪芹之《石头记》前80回这样“诲淫诲盗”的作品,当然也和其他诸多的稗官野史小说混同,被地方官员下令禁止流传,违者重罪。

然而,众所周知,大清王朝是八旗子弟的王朝,是爱新觉罗氏的天下,地方官员们的禁令根本管不到那些喜欢《石头记》的满洲王公贵族。曹雪芹生前,《石头记》前80回的手抄本,就已经辗转传播于和他交好的一些友人手中,如英亲王阿济格的后裔、闲散宗室敦诚、敦敏等。

更有怡亲王弘晓、慎郡王允禧、礼亲王永恩和嵩山兄弟等,甚至包括乾隆帝的八皇子、仪亲王永璇,都是《石头记》的忠实读者。

弘晓是雍正朝著名的亲王首相怡亲王允祥之子,世袭罔替的“铁帽子王”,也是乾隆朝地位最显赫的近支亲王,他在其王府专门组织人手,坚持传抄《石头记》前80回,长达27年之久。

乾隆朝后期最受信重的大臣和珅,同样是《石头记》的“铁杆书粉”。他读到此书抄本后,爱不释手,惊为天人,便找来两个文人程伟元和高鹗,将《石头记》更名为《红楼梦》,又收集曹雪芹著述的后30回部分残稿,由高鹗主笔,加以整理、补充、改编成现今版本的《红楼梦》后40回,当然尽可能删改了原稿中一切犯文字狱忌讳的“碍语”。

军机大臣:和珅

高鹗版主笔的后40回里,也写了贾府被抄家,却是因为贾家的贾珍、贾赦等人做了坏事,罪有应得而被抄,而且还“皇恩浩荡”,让贾政承袭了荣国府的爵位,使得贾家虽被打击,依旧位居顶级贵族行列。

之后更是“兰桂齐芳”,贾宝玉和贾兰叔侄双双中举,虽然贾宝玉出家为僧的结局不改,但贾家之后还有贾兰为官支撑门户,自然沙汰冗余,屹立不倒。

整个故事的悲剧基调,从一个如作者曹雪芹出身的江宁曹氏那样的大家族,因牵涉进皇权之争而衰败的悲剧,便成了仅仅是贾宝玉和林黛玉爱情故事的悲剧。

和珅把这样一个版本的120回《红楼梦》进呈给乾隆皇帝,果然得到了乾隆帝的认可,并御口钦定此书是写清朝著名词人纳兰容若(权臣明珠之子)之家事,从此解除了地方官僚之前的禁令,更以皇家武英殿修书处活字版之法,刊行于世,风靡天下。

【曹雪芹红楼梦,高庙末年,和珅以呈上,然不知所指。高庙阅而然之曰:“此盖为明珠家作也。”后遂以此书为明珠遗事。】——《能静居笔记》

这部巨著久经磨难,终于得以展现于世人面前,更被诸多近现代伟人名人高度评价,短短百余年就后来居上,更被誉为古典四大名著之首。

近百年来一些“红学家”们,大骂和珅和高鹗们如何“狗尾续貂”,如何是“篡改和歪曲曹雪芹本意”,甚至说这是讨好乾隆帝的\"政治阴谋\",不得不说,苛责古人固然轻松,可完全不顾当时人的立场处境和苦衷,不免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。

曹雪芹八十回以后的原稿内容,在辗转传抄中,不可复现原貌,已经是极令人痛惜的事实。

如果没有和珅、高鹗的整理补全,刻印刊行,让《石头记》继续仅仅以小众手抄本的形式,在那些八旗贵族间小范围流通,那么一遇到战乱或政权更迭,就更加极易散乱丧失,那么《红楼梦》当然绝不可能有今天的影响力和知名度。

金圣叹把《水浒传》腰斩后,世所公认,七十一回本《水浒》的文学艺术价值,确实比百回本《水浒》、百二十回本《水浒》要高得多。但终归在大众中广为流传的,影视改编以为蓝本的,依然还是100回、120回本的《水浒》。

《红楼梦》的艺术价值,确实也同样集中于曹雪芹定稿的前80回,但并不意味着后40回就当真全无价值。

最早提出“高鹗篡改伪造说”的红学界开山宗师俞平伯先生,在七十年之后,自己的临终前,却亲笔留下这样的忏悔文字:「胡适、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,有罪。程伟元、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,有功。大是大非!千秋功罪,难于辞达。」

充分肯定了程伟元、高鹗的保全巨著之功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